現主時,外送員都有工會了,自由工作者還不尬廣跟上?

日本Uber Eats外送員成立工會

 

Uber Eats不斷強調外送員是「個人事業主」,如果外送員在送貨途中發生意外,是不受到任何職業災害的勞保保障的,因為「他們並非公司旗下的受僱員工」。

更曾有人向平台反應「薪資計算不透明」,發生過酬勞短缺的情況,事後雖拿回應得收入,一來一往過程中,在不保證能得到妥善回覆與解決方式,不僅外送員需要自行花時間與公司周旋,對平台的信心也被大量消磨。

各種基本勞權不斷受損的情況下,日本終於有人跳出來號召成立工會,並期望成為外送員與公司間的談判橋樑,進而改善平台外送人員的權益保障。

 

関口達矢也提到,Uber Eats在10/1宣布推出「傷害補償制度」,但工會是10/3才成立,其實工會方面並沒有正式向Uber Eats提出需要勞災慰問金的要求,但工會在正式成立之前就有在網站上寫到這條,也許Uber Eats總公司有看到他們的官網也說不定。

 

加入工會就要罷工?

 

工會起源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紀英國,工業社會爆炸性成長將婦女、兒童、農民和移民捲入工廠。無技術和低技術勞工自發成立組織,這就是工會的雛形。

 

前陣子的空服員事件,歐美國家時不時傳出的罷工事件,這可能是大多數人對於工會的想法,我們不評論個別事件的正當性與合法性,不過這些事情的導火線大多是勞方受到不平等的待遇,為了改善勞動環境、條件,才會以籌組工會來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,以勞工社群的型態,將職場的主導權奪回來。

日本外送平台工會成員之一,也是首任會長的29歲前葉富雄說:「我們在前線遇到的問題無法即時反應給公司、就算最後反應到公司後,總公司依舊沒有回應。」希望藉由籌組工會後,能擺脫過去個人無法反應問題的無力感。

除了罷工以外,其實工會也能透過勞、健保、會員互助,或以其他方式來與資方協商,來維護會員的勞動權益。

 

加入工會的保障

 

越來越多人將美食外送員作為主業,投入大量時間後能收回高報酬,不過當哪天送餐時不小心發生意外時,作為承攬制度下的接案者,你期待得到什麼樣的權益保障呢?

創作者可曾想過,當自己成為新聞中的外送員,遭遇侵害勞權的情況該如何處理?當創作的心血被抄襲,想認賠卻嚥不下那口氣,暫停目前事業去處理爭議,花時間心力處理爭議,正直與善良會到底在哪裡?

工會不僅提供勞健保,更包括法律及稅務諮詢,還希望建立起自由工作者的社群網絡,團結志同道合的朋友,激盪出更多創意,同時我們也串聯政府、廠商的資源,期許能將資源引入至新興的自媒體圈。

 

自從創立以來,我們致力成為台灣首屈一指的創作者社群,鼓勵更多自由工作者沒有後顧之憂的發展。

如果你想變得更好,也想為自媒體生態系盡一份心力,那就加入我們吧!

 

主圖來源:Photo by Perry Grone on Unsplash

 

參考來源:自己的工作自己救,日本UberEats送貨員成立工會

日本籌組Uber Eats工會,台灣的餐飲外送服務是否起而效尤?

被平台當生意伙伴 因工受傷零賠償 日本外賣員破天荒組工會

維基百科:工會

 

延伸閱讀:
新型態工作來襲!自由工作者的勞動權益誰來保障?

西班牙罷工「來真的」──全國提前做好準備、連自由業都有份!

長榮損失27億都不怕:當罷工沒用,工會還能怎麼辦?

Posted in 文章, 趨勢新報 and tagged , , .